12(1/2)

加入书签

  ☆、8鲜币第十一章不眠不休1

  司昭星失踪了。

  确切的说,是在那个电话之後失踪的,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好像人间蒸发一样。

  “星,他不会……”等爱紧张地问,她害怕的事情终於发生了麽?

  “司昭星以前失踪过一次,过了几天,他再出现的时候,浑身沾着鲜血。没有人知道出了什麽事,也没有人敢问为什麽。”冽从椅子上站起,一步一步地走近站在办公桌前的缪等爱。

  “没有人担心司昭星自己会出什麽事,只会有人担心,他会做出什麽疯狂的举动。”他的视线盯在等爱的身上,像在审视一个知道天大秘密的犯人。

  从司昭冽充满寒意的视线里,等爱感受到事情的严重。然而,不管冽所说的话是真是假,等爱深深地担心着司昭星的安危。

  这时,杜蕙敲门而进,送来了一个新的手机。她不敢多逗留,送完就急匆匆地离开办公室。

  lighthit的电话因为司昭星突然失踪的事情,电话接近打爆的边缘,员工们焦头烂额地处理应对成千上万的询问。这段日子,他们总在处理水星惹出来的各种问题。

  总裁办公室外乱成一团,而室内却异常安静。

  司昭冽将手机放到等爱的手里:“等爱,这是你的新手机,手机号没有变。不过,有件事我无需隐瞒你。我们监控着你的手机。”

  手心冒出冷汗,缪等爱苦涩一笑:“你的意思是,你们相信司昭星会给我打电话,你们可以监控到他在哪里?”

  “我们曾经怀疑过你对他的重要,不过,今天早上的那个电话,改变了我的想法。”司昭冽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继续说道:“显而易见,在司昭星做出一些事情之前,你引他出来。假如他再这麽下去,也许司昭家会一怒之下,剥夺他的继承权。”

  等爱愣了下,随即想到了司昭御第一次侵犯她的时候说的话──“司昭星是我的儿子,还是兄弟?这麽一个庞大的家族,我怎麽可能只有司昭星一个孩子?”

  难道……司昭御心底从一开始就有那种打算。

  “你需要我给他打电话。然後呢……”

  “按照这上面的台词。”司昭冽从办公桌上抽起一片纸,展示在等爱的面前。

  只看了那片纸上的文字一眼,缪等爱瞬间全身发凉。

  纸上内容主要讲的是──她被司昭御和司昭冽侵犯,向司昭星求助。

  “啪──!”

  等爱手里的手机滑出,掉在地上,发出巨响。

  司昭冽捏住等爱的下巴,道:“现在就给他打过去。表演得像一些。说不定时间还来得及。”

  “我拒绝。”即便等爱和司昭御司昭冽之间已经发生了体关系,即便担心司昭星担心得要死,但她本不想被人利用,引司昭星进入圈套。

  “有骨气。”冽冷哼了一声,“只是你这份骨气最好不要惹到司昭御。”

  “……什麽意思……”

  “这个办法是司昭御想到的。你拒绝的话,只能带来更坏的後果。对你,对司昭星,都没好处。”

  其实早就能想到缪等爱会拒绝,但是此刻,司昭冽心底却希望等爱能够立刻接受,因为……

  又有人敲办公室的门,敲门声带着异样的沈重感。

  这麽快?!司昭冽眉头一皱,说了声“进来”,便有两个身着黑色西装的满脸森的男子推门而进。

  “当家的问,缪等爱接受提议了麽?”其中一人高高在上,完全不把司昭冽看在眼里。

  他们是谁……等爱的疑惑随着“当家”二字立刻解开。司昭冽说的都是真的。

  “这麽短时间,她可能不会接受。”不知为什麽,司昭冽明明可以马上告诉那两个人,等爱已经拒绝,可他无法如此。头一次,为一个女人心软。

  “那就是拒绝了。缪等爱小姐,请跟我们走。”黑色西服的男人们没有一丝迟疑,他们斩钉截铁地道,“当家的吩咐,冽少爷也要过去。他正等着你俩。”

  皮肤之下的血已经不止是冰凉,而是快要冻成冰块。只要一听到那个男人的名字或者和他有关系的,就忍不住地畏惧和害怕。缪等爱本不知道未来等待她的究竟是什麽。她只能被司昭御的一双不见影的黑手,一次次地推进更恐怖的深渊。

  黑色西装的男人,缪等爱,司昭冽走在一起,让lighthit的员工忍不住停下手头的工作,去看这奇特少见的一幕。

  “那两个人是谁啊?”有的人好奇地问同事,同事们直摇头。

  斯南嘉儿一身灰色卫衣,她站在暗的一角,沈默地目送等爱他们一行人的离开。

  等他们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拿起手机,打通了一个电话,说道:“我见到等爱,她被你的父亲带走了,你的计划呢?”

  作家的话:

  下一章是3ph了。。。。。会有点虐哦~~~

  ☆、7鲜币第十一章不眠不休2

  司昭星突然失踪的影像,占据各大电视台的新闻首要位置。

  司昭御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沈默地看着不远处巨大屏幕上的影像。这时外面有人敲响了门,他道了声“进来”,就有几个仆人押着一个狼狈不堪的男子进了书房。

  男子脸上青一片、红一片的,衣服上沾满了泥土。

  仆人递上一台摔坏了的相机,说道:“老爷,我们巡视的时候,发现了他。”

  偷拍麽?居然能闯得进来,也算有一份不错的能力。司昭御:“你叫什麽名字。”

  “鸫。”男子用手随意地擦掉自己嘴角上的血迹,简单地回了一声。

  “哦。”司昭御对“鸫”这个名字有些印象,“鸫”就是那个曝光司昭星和斯南嘉儿床照的记者。“你怎麽找到这里的?”他对鸫为什麽来此有着很浓的兴趣。

  “想看看传说中的司昭家是什麽模样。”鸫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地,现在也没有可以掩饰的必要。

  “那你现在看到了,该瞑目了。”虽然鸫具有一定的才能,但还不足以让司昭御原谅他私闯的罪过。司昭御命令仆人:“你们将他处理了,要处理得干净一些。”

  “你想杀了我?!”鸫完全没想到,在他眼前坐着的中年男子,竟然心狠到这种境界。他推开那些一拥而上的仆人,後又被结结实实地控制住,动弹不得。

  “是。”

  “那我要怎样才能保住我的命?”

  “你有我感兴趣的秘密麽?”司昭御见鸫保命心切,倒不想早早地处理掉碍眼的他。

  “关於缪等爱的。”许是为了赌博,鸫没有提他发现的司昭星的种种,而是提到了他直觉中认为很重要的女人。

  果然,鸫的直觉是正确的。

  司昭御示意仆人放开鸫,他一双冷酷的眼睛里充满了浓烈的兴趣。

  “说吧,将你知道的关於缪等爱的一切,告诉我。”

  不曾想过,会在这麽短的时间再来到司昭家。

  更不曾想过,会被带进这样子的房间里。

  血红色的窗帘上绣着一株株白色的蔷薇花,房间顶则是象牙白的大理石上雕刻着一个举着镰刀的死神。偌大的屋子,只有一把椅子,和数十条从屋顶悬挂而下的红绳,再无其他。

  缪等爱正坐在这把椅子上,双手双脚被红绳牢牢地滚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前所未有的恐怖,像刺人的荆棘,缠住全身。

  身着黑色西装的人送等爱进这房间後,便自觉退出,因此这个空间里只剩3个人:等爱、司昭冽、叶小菲。

  司昭冽倚着窗户,以冷冰冰的眼神注视着她,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而捆绑住她的人──叶小菲,狠地瞪着等爱,自从等爱出现後,司昭星总会做些出人意料的事。这些日子,除了那几位公子的聚会,她没有跟去,其他时候,她寸步不离他。而司昭星得知缪等爱跟着冽一晚没回家,失控般地不停拨打电话,派人去找缪等爱。总算拨通了冽的电话,却生气地挂断电话。然後……就彻底消失了!

  都怪缪等爱!

  “司昭御是想拷问我吗?”等爱的目光投向叶小菲。

  “你现在最好闭嘴,等老爷过来。”叶小菲恼怒地说道。

  “司昭御是想拷问我吗?”等爱重复了一句,不过,是询问司昭冽的。

  拷问麽……司昭冽倒没那麽认为,照这个房间的布置,说不定是……可若要告诉缪等爱自己的猜测,缪等爱会不会感觉还不如“严刑拷问”呢?

  “你早点配合,也不会沦落至此。”冽答非所问,巧妙地没有给予回答。

  “哢嚓──”

  房间门把扭动了下,紧接着房门徐徐地打开。司昭御那张冷俊成熟的脸,出现在房门之後。

  他带着六名只用纱布遮盖身体重要部位的女子和男子,走进。

  司昭冽和叶小菲微微鞠躬,向他行礼。

  司昭御在等爱的面前停下脚步,高傲地从她的上方俯视她,伸出的手指强硬地托起她的下巴,让她的视线只能落在自己的身上。

  “等爱,我知道你的秘密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刻,嘴角扬起一抹残酷的弧度。

  作家的话:

  h跳票了 下一节会有点h吧……泪奔走

  ☆、9鲜币第十一章不眠不休3

  秘密……

  缪等爱不知道自己在司昭御这种男人面前还有什麽秘密可言,她只知道自己很害怕他。

  司昭御对她说道:“在星遇见你之前,你喜欢的是另外一个人。”

  他怎麽知道学长的事?!等爱的眼睛里闪过惊慌的神色。

  哪怕惊慌只有一瞬,司昭御也能准确地捕捉到,他和司昭星体内流着相同的血。

  “几个月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权逸弦和一个神秘女子的照片,那里面的女子就是你吧,缪等爱。”

  他从哪里知道这些,他为什麽会说到这些?

  等爱提着自己的胆子,说道:“是我。可是,什麽事都没有发生。”

  “什麽事都没有发生麽……”司昭御盯着缪等爱,沈默几秒後,发出一阵狂傲的笑声,“你现在是个情妇,为什麽要特别交代这一点?你害怕我会误会什麽?”

  “不。”等爱被他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然而该说的她还是忍不住说,“我是怕你对死去的人做出过分的事。他已经死了,请放过他。”

  “哦。看起来,他在心里的形象挺不错的。”司昭御的手指离开等爱的下巴,转而撩起她的一缕发丝,“那你知道他的秘密麽?”

  学长的秘密……司昭御不会知道学长还活着的秘密吧?

  惊恐已经取代了惊慌,等爱的额头不禁冒出冷汗。

  房门声再次响起,一名鼻梁驾着巨大黑色眼镜的看似西亚血统的女子,身着白色医服,推门而入。随她而来的,则是她手中的一个小黑瓶。

  “当家的,药我如期带来了。”她毕恭毕敬地将小黑瓶送到司昭御的跟前。

  “很好,浮江。”司昭御拿起小黑瓶,浮江退到房间一角。

  “这就是你学长的秘密。”

  司昭御的话音一落,那些男男女女猛地架住一旁的叶小菲。

  “啊!这是要做什麽?”本以为会看到司昭当家折磨缪等爱,叶小菲一下子撑不住突如其来的变化。

  司昭洌静静地待在一旁一声不吭。叶小菲安排给司昭星,本是最好的机会,但是她白白浪费了。司昭御绝对不容许继续使用无能人的错误发生。无能的人,最终的下场,大都如此,沦为司昭家最下层最低等的奴隶,受尽折磨。

  男男女女把叶小菲从四肢要身体全部捆绑在红绳之上,她的衣服被撕破,零零碎碎的布条徐徐落在地上。

  小菲如同落入蜘蛛网,恐惧地等待“死亡”来临。

  一名男子恭敬地接过司昭御给的小黑瓶,打开瓶盖的瞬间,一股奇异的香味飘散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另外一名女子则褪下叶小菲的内裤,两指分开她那两瓣保护蜜的花瓣,小口暴露在众人眼前。

  男子从小黑瓶中,取出一小勺,绿色体,滴在口。体慢慢地渗入小之中。

  不知怎麽回事,叶小菲只感觉自己身体很热,从口进入的那个体,像只无孔不入的虫子,爬进她身体里,抵达那些敏感的禁区。

  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从叶小菲口中吐出,她粉嫩的小开始流出兴奋的体,一滴滴地,落在地上。

  他们究竟要做什麽?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的等爱,吃惊地望着眼前的一幕。

  女人们抓住叶小菲因为身体快感而颤动的四肢,其中一名男子走到小菲的两腿之间,直接将自己的巨大抵在入口,然後──没入。

  “啊──”一直为着能做司昭星妻子的叶小菲,彻底地失去了自己的贞。然而,此刻的她脸上本显现不出痛苦,反而发出了更荡的叫声。

  男人开始在她体内抽动,水源源不断地从二人结合处溢出。

  “迷药?”见到这个景象的缪等爱明白了那个小黑瓶的用处,不过,她只猜对了一半。

  “不只是迷药。你等会再看看。”司昭御冷冷一笑。

  男人以极快的速度在叶小菲的小里出了自己的。

  女人们松开了捆绑叶小菲的红绳,叶小菲的身子便“扑通”重重地落在地上。她双目没有了神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拥有她第一次的男人,用脚踩住她的躯体,命令道:“给我像狗一样叫。”

  “汪汪!”小菲叫了几声。

  “给我像发情的狗一样抬起臀部。”男人继续命令。

  叶小菲立即有了动作,她像只发情的狗一般,趴在地上,臀部则对着那个男人。

  “……”这样的效果已经远远超出迷药的范畴。学长是研究这种东西的吗?缪等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药效还没有达到最优,最秘密的一个功能,似乎只有权逸弦一个人知道。”浮江在药物演示之後,做补充。

  “这麽多已经足够了。”司昭御冷哼一声,他弯下腰,一把扯住叶小菲散发的发,将她的脸蛋靠在等爱的膝盖上。

  浑身冰凉,浑身颤抖。

  缪等爱强做镇静:“御,你不会想说,假如我不答应演戏,就会沦落成叶小菲那样?”

  “缪等爱,你还不想答应麽?若星儿再不出现,我会将它使用在你身上。如何?”

  “如果变成那样,永远没有痛苦,我愿意。”等爱咬咬牙,道。

  司昭御被激怒了,他狠地说:“那今晚让叶小菲陪着你。我看你的勇气还能撑多久。这才是药力发作的刚开始。”

  ☆、6鲜币第十一章不眠不休4

  一名舞优穿着繁复的盛装,迎着悠缓的曲子,起舞。

  司昭御坐在一张雅致的摆满菜碟的桌子前,看着舞蹈,沈默地饮着酒,他的心里却没有表面上的平静。

  缪等爱那种决绝的回答,让他生气。

  嘴硬!她就是上不了台面的嘴硬的小女人!

  可……一丝不由自主的担忧,更让他烦扰。

  他到底要拿缪等爱怎麽办?

  已经过了两天,和发狂了的叶小菲待那麽长的时间,缪等爱居然没有任何要妥协的意思。

  他已经忍不住派手下,重新捆绑住叶小菲。

  司昭冽坐在一旁,同样也保持少言的沈默,然而他的焦急不比司昭御的担心差多少。

  据说被关的第一天,叶小菲咬上了缪等爱的胳膊,咬出了血。假如不是仆人们冲进去,後果不堪设想。

  那个所谓的药物,究竟能恐怖到什麽程度?把人要变成怪物?!

  叶小菲和缪等爱关在一起,真没有事吗?

  司昭星这家夥,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他难道就不担心等爱吗?

  气愤和担忧,在冽的心头叫嚣。他完完全全没有料到司昭御做出这种举动。只是,他不能有任何的表示。

  司昭家,如履薄冰的地方。

  刷──

  原本坐着的司昭御,忽地放下酒杯,站起身。

  舞优立即停止了舞蹈动作,微微鞠躬,便退了出去。

  司昭冽微微惊讶,他也跟着站起。

  “我要缪等爱。”

  司昭御的话更让司昭冽惊讶。

  是他对等爱放出那麽狠的话,现在又要去看等爱……难道……

  冽想从司昭御的脸上揣测出什麽,但,他什麽都猜不出来。因为,司昭御此刻脸上的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有爱又有恨。

  好难受。缪等爱的胳膊上系着绷带,被叶小菲咬的伤口,还在痛着。

  她感觉自己腰痛、腿痛,全身都在痛,可是,所有身体上的痛苦都比不上她的心痛。

  两天了……

  司昭星杳无音讯,好像已经抛弃了自己。

  “啊──啊──呀──”叶小菲安静了一会,现在恢复了点神,又开始发作。她不停地挣扎,绑住她的红绳却缠着她越来越紧。

  比起春药,司昭御的那种药更像是使人变成僵尸的药。

  无论司昭星还是学长,似乎都有很多的秘密,瞒着她。

  为什麽呢……

  她无力地低垂着头,发丝一萎靡地耷拉在肩膀上。

  哢嚓。

  有人推门而进。

  缪等爱连抬起头看对方是谁的气力都没有,直到令她恐怖的声音响起,她才知道是谁来了。

  “等爱,我想我该换个方式对你。”

  女仆们强行抬起她的头,男仆则将一杯体灌入她的嘴里。

  “咳咳!”缪等爱被那杯体呛住。

  “你……你给我吃了什麽?”她想到叶小菲只被抹了几滴,就变成那副不堪的模样,她现在可是喝了整整一杯!

  “没什麽。”司昭御沈地道,“只不过是司昭家特有的秘药,没有你的学长的药剂毒大。”

  说罢,司昭御命人松开绑在缪等爱身上的绳子。

  他一把抱起已经虚弱得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缪等爱,“是你逼我出这一招的。”

  “这一招”又是什麽啊……一杯下肚,缪等爱立即感到全身滚烫,仿佛瞬间升起了一股强势的欲火。

  不会是……等爱猜到了什麽,这种情况比让她变成已经无理智的疯人更痛苦。她无助地望向跟着司昭御一起进来的司昭冽,司昭冽则默默地将视线移开。

  司昭御对等爱的欲望,已没有人能够阻止。

  作家的话:

  下一节就是3p 带点sm的情节…………

  ☆、9鲜币第十一章不眠不休5微h

  漆黑深静的房间,拉上厚重的窗帘,彻底与外界隔绝。

  缪等爱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为什麽不放弃我……为什麽……

  难以名状的燥热,像暴雨一样,冲掉了她伪装的坚强。

  她此刻的境况与叶小菲相比,有所幸运,又是更大的不幸。

  自被强行喂下所谓的司昭家秘药,一股强烈的酥麻感便席卷全身,难以遏制的躁动让她情不自禁地要去寻找清凉的宣泄。可是,朦胧的视线里,她所看见的那个身影绝对是她不想再见到的。

  “真难得,你的眼神里还有点恨。不过,你恨错了人,你要去恨突然消失的星儿。”司昭冽不客气地揪住等爱的发,使得她的头後仰。而他的大手则一下子握住等爱的浑圆,隔着衣服揉搓。

  这种举动无异於在干柴上浇上一把火,等爱的呻吟声压抑不住地发出。渐渐地,受到药力的作用,等爱反而不感觉到难受,她甚至有点渴求地望着司昭御。

  湿润的双眸,含着柔情和欲望。

  司昭御凝视着这个只因药力才出现的眼神,他沈地对两个贴身仆人道:“下面的事情,你们要给我好好地拍下来。”

  “是,当家的。”两个仆人,一人举着一台dv,对着司昭御和缪等爱。

  “冽,你还在等什麽?”司昭御视线没有移动,他对着站在他身後,靠着门口站着一言不发的司昭冽命令道。

  司昭冽无意加入这种事情里,他并非是个善良的男人,只不过,一想到这些事真的发生在缪等爱的身上,他竟有点不忍。更何况,司昭御要将那些不堪的事全都记录下来。先前对付在叶小菲身上的药剂,他只听说过,没有真正见过。而司昭家的秘药,他屡见不鲜了。司昭家的秘药,大都算是好的催情剂,若用多了,则会出现爱上瘾。

  只要使用这个秘药进行交合,女人就会彻底地沦为真正的娃荡妇,欲求不满。

  唉,等爱,我本不想看到未来的你变成那样。我更喜欢喝醉酒耍酒疯的你。司昭冽心里感叹,然而,当家的既然发了话,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值得庆幸的是,是他先来做这件事,而不是司昭御,更不是其他陌生的男人。

  起码,他不会下手太重。

  就在冽准备走上前时,一个艳丽的身影款款走进房间。

  斯南嘉儿。

  她来这里做什麽?司昭冽的疑问很快就被斯南嘉儿用行动回答了。

  斯南嘉儿化着与往常不同的妆容,一副浓妆,仿若旧上海的名媛,笑盈盈地站在司昭御的身旁。

  “要开始了吧。”她居然笑着问,好像没有半点同情心。

  司昭御握住她的水蛇腰,“嗯”了声。

  司昭冽心中虽对斯南嘉儿不满,但他还没有愚蠢到要违背司昭御。他解开领带,松开领口,一步步走近缪等爱。

  假如司昭星在自己的面前,他一定要狠狠地揍他一顿。

  冽的手指很冷,然而触及等爱面庞的时候,渐渐染上了她的温度。他的手指从脸一直滑动到等爱的衣服之上,以极其温柔的动作,卸下了她所有的衣物。

  女子沾着情欲气息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渴求男人的拥抱。

  热……热……等爱视线模糊,她明明知道不可以,却还是主动伸出了自己的手,抚上了冽的脖颈。

  冽的手指无所阻碍地在她身上游走,冷不丁地会揪住她的尖,扯逗一番。

  等爱的蜜不停地泛出湿。

  冽分开她的双腿,dv机的镜头立即跟上,仔仔细细地拍着她的蜜。

  “冽,不要再拖下去了。”司昭御好像察觉到司昭冽在拖延时间,故意地没有进入正题。

  “哎,是不是他被这麽多人看着,勃起有点困难,难以进入。我去帮帮他。”斯南嘉儿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笑容。

  司昭御没拦着她,她便凑近司昭冽,玉手一下子隔着衣料握住冽的欲望。

  “呃……”冽皱了下眉头。

  “啧啧。”斯南嘉儿看着手中的巨大,道,“其实已经很大了,为什麽你要忍呢?你该不会也喜欢上缪等爱,想要怜香惜玉?”

  “……”司昭御听到斯南嘉儿的话,目光骤然变冷。

  “冽,你喜欢缪等爱?”他问。

  只有几秒锺的时间用去思考司昭御的话,司昭冽违心地回道:“不。我只是想进入更顺利些,她那里若受伤,短时间内就不能再承受其他男人。”

  “可是她已经很湿,很湿,很湿了呢。”斯南嘉儿故意地用手指入等爱的蜜里,并故意地搅动。

  急需要入填充那个空虚的身体,等爱在嘉儿手指的搅动下,居然快感连连,水泛出更多。

  她的目的到底是怎样!司昭冽心疼等爱,又是怀疑斯南嘉儿的举动。不过,此刻由不得他去想。再不举起自己的巨捣入等爱的蜜,恐怕会激起司昭御采取其他的方式虐待等爱。

  “谢谢提醒。”司昭冽不冷不热地回道,他一只手抓住嘉儿那只放肆之手的胳膊,将她的手指强行从等爱体内抽出。

  ☆、6鲜币第十一章不眠不休6h,np

  冽勃起的欲望,顺利地入湿热的花里。滚烫的内壁,贪婪地缠住巨。巨只要动一下,都会带起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感刺激。

  “嗯……啊……啊──!”尽管知道这种事情只能算是羞辱,但身体无法抵抗那如潮水般的追求快乐的欲火。等爱先是低声呻吟,而後因为冽的速度快些,她的娇吟越演越烈。

  司昭御虽一开始保持着沈默,可他下半身昂起来的硕大,已经表明了一些事──他有感觉了。

  “嘉儿。”他只道了一声。斯南嘉儿便会意地走过去,跪在他的前面,她的手落在御的裤链上。已有强烈反应的男顶住裤子的布料,仿佛瞬间就能戳穿。

  嘶啦──嘉儿灵巧的手指拉开链子,解放出里面的欲兽。她一手握着御的欲望,樱唇凑近,缓缓地将硕大吞入口中,轻缓地吞吐那条巨龙。

  湿濡的口腔,刺激的交画面,司昭御的眉头禁不住因为快感而上扬。他闭上眼睛,享受嘉儿的服务,却无法抵抗住不远处等爱被时的声音,而睁开双目。

  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已经赤裸了玉体的女人躺在地上被一个壮的男人着。那个女人,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