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番外合集(1/2)

加入书签

  照涟

  “神尊,”远远的一个苍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初听上去有几分颤抖像个风烛残年之人该有的声音可细细一听,就会发现这声音悠远源长,并不比年轻人虚弱几分“多年不见,可还安好否?”

  那声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就像是在对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打着招呼而随着话音的逐渐靠近一个身穿朴衣的老者也拄着拐杖出现在了照涟的跟前,长长的鹤须垂到膝前,随风而动,给那老者平添了几分飘逸之气。

  正是上古山神长右。

  神生漫长年龄对于神仙来说已然没有了意义,永葆青春亦或是童颜黄发也都只在一念之间因此虽然三清诸神多以年轻面貌示人但也有少数神仙爱化身耄耋老者或总角稚童,眼前的山神长右就是其中之一。

  “神尊,”长右弯着腰拄着拐杖,笑眯眯地看着照涟道,“听闻我那侄儿成功历劫飞升重回仙班位列神君,老朽特来祝贺。只不知神尊是想让他继续在苍穹修行呢,还是就此出师离山,若是离山,老朽这里倒有一条山脉正空着,想找个山神,不知神尊意下如何?”

  立在梨花树下的白衣男子淡淡望了长右一眼:“殿下”

  他的话被长右笑呵呵地打断:“什么殿下不殿下的,那都是几十万年前的旧事了,老头子不过山神一个,神尊不必拘泥于那些古礼,叫我长右便可。”

  照涟就静默了一瞬,再开口时,他索性略去了称呼,直接道:“当年你抱着云霄前来找我时,为了让我收下他当弟子,可是费力说了好一些吉祥话。不知你可还记得?”

  “记得,怎么不记得。”长右笑道,“老头子说这娃娃命好,能给周围的人都带来好运,更重要的是他身缠无数因果,说就只是他自身可说大,却是上至遗神,下至魔尊,这三清的一切都与他息息相关。你若教好了,可是大功德一件,足够让令嫒重获生机,不必再受磋磨。老头子这话也没骗人啊,令嫒不是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身体大好,入苍穹拜你为师了吗?”

  见照涟只清清冷冷地看着他,并不答话,长右微一思虑,已经明白了原委,当下笑道:“原来神尊是在为这事不满。神尊,那你就大可不必了。你是看着我那侄儿长大的,又从小教导他,他是什么性子,你应该最是清楚,他和令嫒可谓是佳偶天成,当是良缘,神尊又何必自扰?”

  “你错了,”照涟道,“我并非为此苦恼。”

  长右一愣:“那又是为何?”

  照涟正欲回答,山间就忽然吹起了一阵风,吹得他身后那一株梨花树枝头乱颤,白嫩的花瓣就这么从枝头飘下,纷纷扬扬地落了他与长右一身。

  他伸手接住一枚花瓣,盯着它低声道:“魔尊遗子,纵是一心向道,依旧承袭魔尊一脉,又是帝女之子,天道虽然公允,能把他和魔尊帝女二人分开来看,可世人,”他稍稍伸平了手掌,那花瓣便被风卷走,在半空中旋转飘舞,“却不会如此。”

  长右了然,抚须道:“你是怕有朝一日云霄身份暴露,有人会以此来大作周章?”

  照涟一扯嘴角:“不错。”

  若说有什么人会拿这事来大作周章、又有本事来大作周章,那就只有那一位了也怪不得他会对此多有忌惮。

  可他明明如此忌惮,却又始终按捺着,没有因此而分开那两个孩子,当真是一片慈父心肠。

  他对那两个孩子果真疼爱得紧。长右想到。

  可明白又如何?只是平添烦恼罢了,因此,他轻叹一声,道:“这世上总是好事多磨的,若非如此,又何来情比金坚?神尊,你也是过来人,当初既然愿意让令嫒下山,就该想到他二人会走在一处,情之一字玄妙异常,就算令嫒失却了记忆,只要我那侄儿还是他,那么他们两人也始终会相遇相知的。再说,当年之事,就连天帝都不曾知晓内情,以为魔尊与帝女同归于尽,魔尊遗子一事不一定就会大白于天下,与其为此事困扰,不如放眼当下,令嫒与我那侄儿即将归来,这一回来就是三喜临门了,神尊不若早做准备,到时老头子也好来讨杯喜酒喝喝。”

  说到开心事,长右面上又露出了几分笑容,抚着长须不断点头。

  照涟微微一笑:“喜酒?山神还是多等一些时日吧,他虽然资质尚可,当我的弟子绰绰有余,可若要做我的女婿,却是还差得远了,光是性情一项就与我要求的大相庭径,他或许足够爱朝儿,却未必是朝儿的良配。他此番历劫归来,我自然对他满意之至,可要是想娶我的女儿,那就难了。”

  长右心知肚明,自古以来老泰山都是看女婿越看越不顺眼的,即便这女婿是他一手抚养长大的弟子也一样,而且云霄那性子他也是看在眼里的,是比较毛躁,自视也较高,是该好好磨练磨练,要不然没了一个江简,还会有别的人出来,到时可不一定会这么好运了。因此,他道:“其实,老头子从来都只是一个局外人,该做什么,神尊心里都有数,我今日来本就是想问问我那侄儿的近况的,既然他尚未归山,那便罢了。老朽这便继续往南而行,就在此拜别神尊了。”

  照涟微微颔首:“山神好走。”

  长右就这么悠悠然地拄着拐杖远去了。

  照涟依旧立在梨花树下,长身玉立,神情淡然,风一吹,梨花花瓣就落了他满身。

  他转过身,负手仰头看着这一株相思梨,浅浅一笑。

  江简

  那边又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