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皇潜蛔婀灼娜恕?br/>

  “谢谢你,”他定定看了我会,问“你有女朋友吗?怎么会自己个人来旅游?”

  “没有。”问有没有男友朋友几乎是现在中国大家打招呼的方式之了。

  “太好了,像你这样的好男人竟然没有女朋友,要不就便宜我吧。”她俏皮的眨眨眼。

  啊!哭笑不得,句话就把刚才的气氛冲的干二净,我知道她是开玩笑的,因为直以来我的你人缘就只局限于朋友,而且似乎很容易结交女性朋友,大概和本质有关吧。

  李锦华最后说帮我看看能不能安排进其他散团里,过了会又有人敲门,是同行的个男人,姓夏,由于我直以来表现得都比较孤僻,跟同团的人不是很熟悉,跟这个夏先生好像也只是说过寥寥数语,在湄公河的旅游船上,他请独自站在甲板上边的我喝酒,我拒绝了,之后有过几次言语接触。

  “夏先生?”我开了门疑惑的文,时间也不早了。

  “林先生,听说你明天不和我们起去巴厘岛?”他扬起友好的笑脸。

  “是的,我决定还是走原先的行程。”

  他再次有些魅惑地笑了,也是个英俊的人,之前不太注意,“请我进去坐会吧,我想了想,去看文明古迹比去海滩有意思多了,明天我和你起行动,我们看看怎么安排好吗?”

  “哎?”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不过有个人起也好有个照应,“请进。”

  “你身体好点了吗?”他随意地坐在椅子上。

  “谢谢夏先生的关心,我已经好多了。”给他倒了杯水,我只有拿宾馆里的白开水来招待而你家。

  其实很多时候身体不舒服是用来档被拉去购物那种无聊事情的接口,而这时每隔旅行团最避免不了的。

  “李小姐已经把我安排进其他散团,你也跟他说过了吗?”

  “说了,你睡得真早,我还说酒店晚点有娱乐活动,叫你起去玩。”他盯着我的睡衣看。

  “不好意思,我习惯早睡,你们玩得开心点吧。”我真是不合群,没有那个合群的心情。

  “林先生出来玩,为什么还是要吧自己弄的那么不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夏先生怎么这么说?”这是质问?

  他看着我的脸又笑了,“其实你不知道,即使你只是冷冷地站在旁,也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因为,”他突然站起来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床上的我。“你的情绪会奇特地淡淡围绕在你的周围,就像现在,你对我的话有点不高兴了,就淡淡地溢出来,牵动我的心。”

  “你说什么?”很莫名其妙的话。

  他在我旁边坐下来,我不自在的挪开点。

  “我可以叫你林飞吗?”他轻笑着问。

  “随便。”名字本来就是用来叫的。

  “那你叫我夏轩吧。”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声音充满魅惑。

  “李小姐说明天8点会有人来接我们,到时候我们在大厅见吧。”要说的也只是约个时间地方,我看向门,送客的意思很明显,对这个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那么不打扰了,晚安。”

  还好,还看得懂别人的脸色。

  婆罗浮屠,九层佛塔,从欲界色界到无色界欲界的众生,超脱不了的支配,永世受欲望轮回之苦,佛说,欲为苦,果腹之欲金钱之欲情爱之欲求不得,为苦。

  灭断,灭断就能解脱,脱离欲望,臻至无色界。

  可是,我要解脱干嘛?我甘愿沉沦在这无边苦海,受这欲望轮回之苦

  “林飞,你是不是不舒服?”脸渐渐清晰,是昨天那个临时说要和我同行的人。

  “我没事,谢谢。”我把手抽开。

  “你刚才好像要灵魂出窍似得。”

  灵魂出窍?那我定是脸呆滞了,“大概是日头有些大,还要往上走吗?上面就是无色界了。”天人的世界,凡人又岂能抵及。

  “当然要去,都来了怎能不到达顶点。”

  “那你去吧,我先下去了。”

  “林飞!”夏轩靠近我,“你为什么老要把自己隔绝成个人?”

  “我本来就是个人,夏先生你尽量玩得尽兴点。”我笑着说完,转身往塔下走去。

  “莫里斯,是我,我现在在印尼的日惹。”到了城中找了个公用电话给莫里斯打电话。

  “飞飞,你终于给我电话了,你怎么不开手机,我都找不到你。”想到莫里斯嘟着嘴抱怨的样子,心情不禁好起来。

  “在外面不方便,再说我不是每到个地方都给你电话吗?你还好吧?”

  “好好痛苦啊,最近老爸什么都不做,吧事情全部丢给我。”

  “你也别累着,吧工作往下放嘛,公司多的是抢着做事的人,那秦叔身体还好吧?”

  “硬朗着呢,飞飞,你那边好玩吗?”

  “好玩啊,那你老爸”

  “你都去了什么地方啊?下次我也要去,个人旅行很无聊吧。”

  “恩,下次我们起去。”

  “我们去非洲,去看乞力马扎罗山和中非大草原吧。”

  “好。”也太远了吧。

  “再去亚马逊河的雨林去看巨蟒。”

  “好。”这个可能性不大。

  “再去”

  “莫里斯。”

  “恩。”

  “就是叫叫你。”

  “恩。”那边乖巧的声音传来。

  “我挂了,硬币要不够了。”

  “好的,那么晚上再打给我啊。”

  最后我还没有回答,电话就断了,硬币用完,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我今天晚上无法打电话给莫里斯了。

  隔着玻璃,外面的人熙熙攘攘,各种肤色都有,他们的影像瞬间模糊化了,好像电影里时间和空间突然跳转,头有下剧烈的眩晕,我蹲下抱着头过了会这种症状才消散。

  翻遍全身,已经没有硬币,跑出去外面的小摊上换了些,又跑回来,电话亭里却有人,我只好在外面等待,说不清心里涌起的焦躁和不安是什么,仿佛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快点啊,好像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投下硬币,喘着粗气发着抖拨了号,听着连接的嘟嘟声我慢慢平静下来。

  “喂?”那边在我长久的等待之后终于传来低沉的声音。

  “是我,别挂,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你说些话给我听吧。”

  那边也似乎长呼口气,“你在哪里?”

  “你订婚了吗?”刚才始终没有问莫里斯问出口的问题。

  “没有,”那边似乎心情不错,“我不会和任何女人订婚。”

  “哦。”脑袋没有欣喜,只是无意义的空白。

  “你回来,回到我身边来,我有重要的话和你说。”

  “回不去了,”很奇怪我就是有这样的感觉,“是你让我回不去的,我现在很恨你。”

  “卓飞?对不起,我跟你说对不起,你先回来好吗?”

  “不可能了。”

  “什么声音?你那边有什么声音?”

  “我恨你,如果有来世和轮回,我定不要再遇见你。”原来这就是我最后和他说的话吗?

  所有的切已经被黑暗淹没。

  “王青玉,去查这个号码,马上!”杨凌照砸开门吧手机拿到王青玉面前,那是什么声音,什么声音会让人胆寒的毁天灭地的感觉,即使隔着电话,他都忍不住恐惧而颤抖,那个声音,让世界都在颤抖

  王青玉何时见过杨凌照这个样子,他在恐惧,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个坚硬的人如此恐惧?

  “还没查到吗?”杨凌照已经在吼了。

  王青玉很委屈,她是搞文秘的又不是搞骇客的,只给串数字,几分钟就要查出来,这个办公室果然已经不适宜人类工作。

  突然王青玉瞳孔有些收缩,“杨总”

  “查出来了?在哪里?”

  “是印尼的日惹市,为什么要查这个地方?睡在那里吗?”王青玉的表情很凝重。

  “那里,发生了什么事?他是深吸口气才问出来的。

  结局

  “杨总,最新消息,印尼苏门答腊岛发生强烈地震,地震引发大海啸,波及到几乎所有印度洋沿岸国家,目前进步的报道还在进行中。”

  王青玉看着杨凌照瞬间灰白的脸色,大概,能猜出是谁在那里了。

  逃离,却逃得那么彻底啊。

  王青玉看着那个抱着头言不发的人,说不出的怜悯。

  “杨总,国内各大航空公司都取消了去雅加达的航班,因为很有可能再次发生海啸。”

  “那怎么办?”杨凌照呆滞地问。

  王青玉意识到跨国交通几乎全都依赖航空,那怎么办?就算她能搞到私人飞机也搞不到那么多国家的过境通行证。

  “喂,你们想想有什么办法能尽快到印尼?”王青玉加大声音问周围群不明所以的同事们。

  杨凌照似乎被这声大喊惊过神来,“马上想办法!”

  “我已经在想了。”王青玉毫不客气地答。

  那边电梯门开,杨卓越就焦急地走过来,“老爸,不好了,飞飞在印尼啊,刚刚我听说那里发生了海啸!”

  “别吵,我知道了!”杨凌照朝杨卓越吼去,他根本不想再次听到那个词,他比谁都更能感受到那个毁灭的力量,听到次就会更焦躁分,杨卓飞,你跑哪里不好,偏偏要去那个该死的地方!

  “杨副总,现在国内航班不到那里,你有没有什么办法?”集思广益才是正确的,不理那个已经快没理智的人。

  杨卓越从杨凌照对他大吼的震惊中回过神,垂了下眼,“国际救援。”最后吐出这几个字。

  “对啊,找,他们行动最快。”政府间国际灾难援助般是最麻烦的事情,完全是外面想表示援助,而受灾国处于种种利害关系考虑,往往不要这种援助,即使接受政府间国际援助,也是很久后的事情了,但非政府组织就不同了,国际关系中比较特殊的存在,民族国家对这类组织的援助不会有更多的政治考虑。

  王青玉很快查到国际红十字会秘

章节目录